陕西分社正文
艺术家美术馆里建“树洞”解构女性精神世界
2021年01月25日 10:36
来源:

  2020年末,影像艺术家董钧以女性主义为题的当代影像艺术个展《两生花》在在西安美术馆开幕。一个月的展期,大批女性观众观展后在各大社交媒体留下的观展感受和图像,阅读量超过百万。

  《两生花》以整体构思、空间设计、作品本身的独特性、独创性成为全国业界关注的热门。艺术家董钧这次大胆反串了一个女性角色,并携34位全国各地的女性艺术家共同完成了一部双通道录像作品《熟人识得蓬山客,却道心底两生花》,共同为女性隐秘的精神世界发声。在一个展览变成一场场在各种社交媒体上的“网络狂欢”之余,穿梭来往的观众们也在通过展览,对自我直觉、自我意识进行着更深刻的思考。

  《熟人识得蓬山客,却道心底两生花》双通道录像的文本来自董钧的一部短篇小说,董钧将小说分成34个片段,邀34位来自全国各地女性朋友分别以各自对小说的解读,拍摄了34段影像。经董钧剪辑梳理之后,最终形成呈现在展厅里的双通道录像,似一部双屏播放的文艺电影。

  展厅里,影片跳跃式的在两块幕布上穿梭,弱化叙事、旁白悉悉索索,艺术家以暗喻、象征、梦幻的手法,讲述着女性在不同时空维度的感觉、印象和精神状态,直面着现代女性婚育之后在复杂、多元的角色里,企图冲破樊笼又深陷樊笼的困局。

  在这个作品里,34位女性通过影像为自己营造了一个树洞,或者说是游离于现实世界的“太虚幻境”,她们在这寸天地里窃窃私语,割裂出另一个自我,寻找一个能够释放、得到片刻的休憩的去处。

  碎片化影像在细碎而虚无的时间线里,深浅不一地表露着内心深处被掩藏起来的、不得见光的思绪片段,她们倾诉着,潜意识与显意识交替循环。“睡里消魂无说处,觉来惆怅消魂误……”这些碎片化的影像如流落在宋词里的闺怨,但绝不仅是闺怨,更映射着片中的女性的双重人格,及自我编织出的彷惶。在“太虚幻境”里自我消解,任凭两种人格意识在特定的时空里交替出现,是否都市女性遭遇生活压力之后的唯一去处?艺术家董钧客观地提出了开放式的问题,答案仍待观众去寻找。

  展厅里与之呼应的,是双通道录像对面的影像装置《谁也看不见我泳镜里的泪水》。艺术家董钧搭建的泳池通道,恰好成为观众观影的坐席。泳池另一端藏有三块无缝连接的大屏。俯瞰碧蓝“泳池”,池内水花微溅,观众静观水中女子从一端游向另一端,循环往复、永无休止、无限寂寥。泪水淹没于泳池,谁也看不见她的泪水,情绪得以妥善的隐藏、无尽的释放。呈现出艺术家构思之精巧之绝妙。

  《两生花》展览本身的影像叙事与展陈方式,均是小众的,并且展览恰好处在特殊的疫情时期,却在一个月的展览期间火热到人流如织的程度,出乎了所有人意料。《两生花》艺术展,在流行的女性话题中可谓另辟蹊径,无论是在网络上引发话题讨论,还是在西安美术馆内一度成为观众人流量最大的展览,都给影像艺术界及普通观众带来了全新的感受。

  陕西省摄影家协会名誉主席胡武功表示:董钧这个展览有很多独创性,他结合了这几十年来世界经济高速发展对人类文化和心理结构产生的干扰,他像医生诊断病人一样,来揭示和诊断我们目前普遍的心理结构,找出病灶。董钧用自己独到的语言去发现和揭示了人性复杂和矛盾心态,给人以巨大启发。

  北京策展人海杰表示:董钧在当下学术展览中焕发的感性,让观众通过展品与空间关系的排布感受到另一种情怀,《两生花》就像一座特殊电影院,让观众沉浸式体验了多个影像作品。

  艺术家董钧从艺20年,摄影作品《模特》和纪录片《大水》曾获多个国内外奖项。他的内在创造力,让观众看到了影像艺术更崭新的面孔,更多元化、超前性的可能。(职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