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娱乐体育
丁黑导演近代传奇剧开播 孙俪否认再演女强人
2017年08月30日 10:48
来源:

  孙俪否认《那年花开》再演女强人

  “周莹喜欢甜食,吴聘就每天找人给她买甜食。她要打枣子,吴聘就帮她爬到树上。她说什么吴聘就做什么,这种人应该就是现在女人想要嫁的老公吧。”

  由孙俪、陈晓、何润东主演,丁黑执导的近代传奇剧《那年花开月正圆》从今天起在江苏卫视、东方卫视同步开播。这是孙俪继《甄嬛传》《芈月传》之后的又一部大女主作品,讲述了清末民初年间,周莹(孙俪饰)从江湖少女到秦商女首富的成长蜕变。何润东扮演的吴聘和陈晓扮演的沈星移是剧中周莹的两大感情线,前者温文尔雅,对周莹守护出感情,后者看着玩世不恭,实际对周莹用情至深。在接受新京报专访时,孙俪称此次出演周莹是被角色个性所打动,而且不想用女强人去定义这个人物。陈晓称自己头一次演“败家子”,在拍戏时,因为孙俪的用功不得不强迫自己也更加认真拍戏。何润东则表示自己演的是“人鬼情未了”,很遗憾人物生命太短,完全没能演过瘾。

  演水缸戏差点儿窒息

  在接受新京报专访时,陈晓坦言,他此前并没演过这种“败家子”、做什么都不行,“最开始这个人物甚至有一点像反派,但我喜欢他的丰富性,到后面他会有转变,是一个有情怀的人物。”

  在剧中,沈星移从一个只会吃喝玩乐的富二代成长为有担当、心系家国大任的热血青年。在陈晓看来,促使沈星移成长的,是他对周莹的爱,以及乱世中家族的恩怨纠缠。“在大哥遇害后,他自己有了承担意识,不能像以前一样只是一个富家子弟,要顶起这个家。”

  沈星移对周莹的爱也非常坚固,他俩是商业对手,也是在家族恩怨下爱而不得的“痴情伴侣”。在周莹道尽两人的种种“不可能”之后,他依然只有一句,“无论怎样我都爱你”。陈晓说,虽然第一眼看到沈星移,会认为这个人有点贱贱的,不觉得能托付终身,但他却是个为爱重生的新青年。

  虽然陈晓和孙俪在这部剧中以“恋人”身份搭档,但他参演丁黑导演的另一部剧《大秦帝国》时演过芈八子的儿子芈琰,孙俪则在《芈月传》里演过芈月,两人也算有一段隔空“母子情缘”。谈及此次的合作,陈晓说,孙俪每天都在找台词老师辅导,也给了自己很大压力。

  虽然《那年花开月正圆》是一部人物传奇剧,但里面很多打戏却都是“来真的”。何润东有不少被群殴、棒打的戏份,还导致了骨折。刘佩琦剧中是江湖卖艺,耍枪弄棒都是亲自上场,也受了伤。陈晓笑言,剧组演员除了当时已经怀孕的胡杏儿,大家都是“真打”,“有一场戏是我要被打到头塞进水里,本来我们商量要不要下手轻一点,但是我发现假装的话,头在水缸里不会有那种挣扎感。后来我整个头都被压到水缸里,也根本听不见外面的人台词说到哪里了,到最后真的觉得要窒息了。”

  周莹的成长并非突然开挂

  对于出演周莹,孙俪说最打动她的原因是角色的个性,她其实不喜欢用女强人这个词语去定义周莹这个人物,“就像大家一直觉得这是个大女主的戏,把她定义成一个套路一样。事实上,她的成长是一个很寻常的,也没有突然‘开挂’的那种,很朴实、很贴近生活,大家看了就能够明白,也能感同身受。”片花中有场周莹站在桌上、喝酒再说宣言的戏,和芈月站在战台上跟士兵打气有些相似,让人联想到类似的镜头莫不是在致敬?孙俪则认为这是两个截然不同的场景,说的话和说话的对象完全不一样。孙俪同时透露,在拍戏时,因为不同的镜头摆位需要,这场戏拍了很多条。

  本剧作为丁黑、孙俪与何润东在《玉观音》之后时隔十四年的再度聚首,三人的合作也备受关注。在该剧的开播发布会现场,孙俪感谢导演丁黑的帮助,说她入行拍摄的第一部戏就是《玉观音》,当时什么都不会,是丁黑手把手教她,所以《那年花开月正圆》对她来说更像是一次考试,丁黑导演对她的评价至关重要。不过让孙俪郁闷的是,每当她动情演完一场戏,导演往往没什么反馈,弄得她心里一直打鼓,“是演得不好吗?过了没?后来我问工作人员导演在干吗?人家说导演在悄悄抹眼泪呢。”与何润东再次合作,孙俪说感觉比第一次合作的演员更熟悉,也更有默契,大家彼此会更了解。

  演“太暖”怕夫人看到这个剧

  何润东和孙俪合作过《玉观音》《一米阳光》,《那年花开月正圆》两人终于“圆满”在剧中成为夫妻,但却依然生死相隔没能守护一生。何润东半开玩笑说:“三次都没有办法演情侣成功的话,我觉得就不可能成功了,那下次我演她的闺蜜好了。”和老搭档孙俪以及导演丁黑再聚首,谈及大家的变化,何润东笑言两人一点变老的感觉都没有,“孙俪还是很阳光、开朗。丁黑导演也没老,因为一开始他就长得老,所以他是提前老了。”

  何润东也表示,当年演《玉观音》时还是“懵懂无知的少年”,“当时有一场戏要我演喝醉后侵犯安心,但我觉得人家是少女,对我来说好难,还有一场戏要赏她耳光,丁黑导演让我做尽我最不愿意做的事情,但还是鼓着勇气拍完了。”此次作为剧中的“灵魂线索人物”,何润东笑称出演这部戏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为了孙俪,不过他却遗憾这次的角色命太短,篇幅太少,完全没能演过瘾,“我可能演了2个月的戏,最后能剪出8个月的,因为都是闪回,精神永存,简称‘人鬼情未了’。”

  何润东以往的古装形象大多是将军硬汉,而这次演了一个坐轿子的暖男。对于吴聘,他透露在演绎时没有做太多设计,多用眼神去传达感情,“只要让观众觉得他很暖又很孝顺,即便是在某些两难的情况下,他也有着坚毅的决心,这样就好,这些主要是从眼神里面表达出来的,(如果)设计一些小动作反而会太外露。”

  对于自己和吴聘的相似之处,何润东说,两人平时都算是暖男:“但是我的EQ(情商)可能没有他那么高,我会有发火的时候,但吴聘真的是那种非常没有脾气的人,对周莹无条件地溺爱。”剧中吴聘的体贴甚至让何润东感受到了一丝压力,以至于怕夫人看到这个剧,“她肯定会问我,为什么你不能像吴聘那样对我?我就尴尬了。”

  采写/新京报记者 刘玮 周慧晓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