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精彩长安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记银桥奶粉生产部刘竹侠
2017年07月07日 15:55
来源:

  刘竹侠,一位16岁孩子的母亲,一个温婉淑德的贤妻,同时也是银桥奶粉生产部的一名优秀干部。新世纪千禧之年,她与丈夫幸福牵手步入婚姻殿堂。然而,婚后的第三年丈夫却被查出身患重病。自此刘竹侠开始撑起这个小家,慢慢适应着由“娇妻”到“顶梁柱”的角色转换,用行动诠释了爱的真谛,那就是陪伴和相守。2005年,王平在他身体首次恢复后写过一首诗——《面对》,题记中有这样一句话:即使在生活最为暗淡的时候,也要有不息的歌声,就像在寒冷的冬季要使自己的血液沸腾一样。而刘竹侠就像演绎这歌声的乐手,为丈夫甚至整个家庭谱写积极跃动的音符。

  没有了翅膀,目光依然会飞

  善妒的上帝容不下凡人的幸福,所以总想夺走他们的笑容。2004年,刘竹侠28岁的时候,家里的“顶梁柱”被查出身患重病,这犹如一场冰霜寒雪冷酷地飘洒在这个平凡而温馨的小家庭。

  “当时知道病情的时候,他就打电话让我去趟医院,把家里所有的钱都带上。我就感觉情况应该很不乐观。当拿到医院的报告单,我俩抱头大哭,真不知该怎么办。我当时还不愿意相信,就觉得要不要到其他医院再复查一下,真希望是医生的误诊。但王平说不用了。既然已经成为事实,医院已经确诊,就应该面对,积极治疗。”她平静地说出曾经的不幸。

  医生的诊断就像一把利剑,在天上捅了个窟窿,家里的‘顶梁柱’倒下了。但她并没有丧失信心,在她看来,车到山前必有路,不管什么事情,既然遭遇了,就要想着如何去勇敢面对。她开始用柔弱的肩膀为王平扛起了另一半天。

  和她相熟的同事张彩红说:“当时竹侠和我说起这个事的时候非常冷静。我到现在都记得她当时很坚定地说,一定会好起来的,她绝对不会是那个倒霉蛋。那种信心是王总能很快康复的最大动力。甚至很多时候王总因为工作的原因,没法遵照医生的叮嘱,但竹侠却能做到,她会严格按照医生说的来安排王总的日常生活。”

  在王平的诗《面对》中,他提到在知道自己病情后“妻子哲人般幽幽说到/即使没有了翅膀/我们的目光依然会飞”。正如刘竹侠所说:“那一瞬间是很难过,但我思想上没有崩溃,从来没有,也不应该有。生病了找谁都不管用,只能找医生,所以就听医生的,必须把病治好。毕竟照顾他、陪伴他是比难过更重要且更有效的事情。”

  “当时家里条件也不太好,所有的钱都带上也就2000块钱。这钱还是每个月还完账后,我强迫自己攒下的。孩子毕竟小,以后上学用钱的地方还多,这2000块就是给孩子攒的,最后也只能拿出来了。”

  令她感到幸运与感恩的是,公司领导与同事们带来的关怀与温暖,她连用两个“特别”强调说:“在这方面要特别、特别感谢咱们公司,当时二话没说就从财务上借了几万块钱给我们急用。那次大部分钱都是公司给借的,两次共四万块钱,真的非常感动。公司也知道我们的经济情况,一直都没有催过这些款项。后来经济状况稍微缓过来一些后,我们就每个月扣500元的工资,直到现在,公司从来没有催过,真的非常感谢。公司把后顾之忧解决了,我们要做的就是全力配合医生,好好治病,因为他的健康对于我们这个小家庭,还有银桥这个大家庭来说,都是最重要的、最宝贵的。”

  内敛的刘竹侠不善于表达自己,但提到帮过他们的公司领导、同事同仁,她知恩感恩、非常激动。为了让丈夫能有一个好的心态积极治疗、安心静养,她任何时候都打起精神,让自己的情绪能够感染到丈夫,使他积极配合医生。经过她的陪伴和悉心照料,2005年丈夫的治疗非常成功,并逐渐恢复健康。她用自己的坚韧为小家张开飞翔的翅膀,由“柔弱娇妻”到“顶梁柱”的角色转换,是她对丈夫不离不弃、相守相伴的爱之承诺。

  为爱坚守付出,相伴即是幸福

  张爱玲说,感情原来是这么脆弱的,经得起风雨,却经不起平凡;风雨同船,天晴便各自散了。但对于刘竹侠夫妇来说,17年的婚姻在风雨中坎坷走过,在平凡中细水长流,在坚守中默默付出。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相守是最真实的幸福,这是民国才女张爱玲都未能料想到的。

  2014年12月份,西安上空的雾霾始终笼罩着寒冷的冬季,而比天气更寒冷的事情再次降临在这个小家庭——王平又一次被查出患有重病。对于经历过风浪的人来说,坎坷就是路,再难也终有征服的那一天。刘竹侠说:“那时候已经不那么悲观了。一方面是相信现在的医学,另一方面就是之前那么大的风浪都经历了,现在没有什么跨不过去的坎。”正是这种坚定和坚持,促使她陪着丈夫共同与病痛作战。就像大风大浪里的总舵手,有条不紊地为丈夫的身心牢牢把握健康的方向盘;仿佛荆棘路上的伙伴,一路相扶相偎并肩面对坎坷和波折;更像一杯温白开,经得起平淡,在时间的沉淀下甘甜如初。

  “因为这是慢性病,所以主要是需要及时治疗和静养。所以我就把家里收拾得干净整洁一些,让他住着舒服,尽量给他营造一个温暖的氛围,让他心里也舒畅。包括在和他相处的过程中,也尽量会让他觉得轻松一些。毕竟他身体上已经不太舒服了,所以在心理上就让他尽量能够放宽心。平时也会和他开开玩笑,逗他笑一笑,让他觉得生活不至于太沉闷。在治疗中会有一些副作用,比如说腿不舒服的时候,就需要给他捏一捏,按摩一下。饮食上,他需要忌辛辣、油腻,只能吃清淡一点的。所以也都是迁就他的。比如,以前我自己还会吃一些辣,现在时间慢慢长了,就不喜欢吃了,甚至有时候稍微吃一点还会觉得不太舒服。”说起这些,刘竹侠总是笑眯眯的,似乎非常知足这样的生活。她说:“我也没有什么大的理想,就想做一个认真工作、相夫教子的普通人。尤其在他生病后,对很多事情的理解和别人不一样。社会上人和人之间的争啊抢啊,对我来说没有任何意义。很多事情就顺其自然,任何都不比家庭幸福、家人身体健康来得重要。只要你知足,随时都会感觉到幸福。比如说,一家人在一起看电视、吃饭,这些都是日常生活中最自然的事情,但也是最幸福的事情。我觉得我没有做什么,能够这样陪着他、照顾他,就已经很开心了。”

  刘竹侠的儿子今年已经16岁了。她说:“儿子很懂事,知道家里的情况也不会乱花钱。冬天的时候,公公婆婆会来和我们一起住,虽然年纪大了,但每次来都帮我承担一些家务,我也能轻松一点。但平时很少回家看我父母,偶尔去一趟也是来去匆匆,这方面自己做得很不好,不过我父母都非常理解我。公司也很照顾我们,在他住院的时间里,我一直都请着假,公司也同意了。等他治疗结束后,我再开始上班。在这里特别、特别对公司领导、同事、同仁们表示衷心的感谢。”

  17年来,刘竹侠与丈夫经历过爱情的甜蜜,也经得起生活的平淡,更满足当下的幸福陪伴,坚信未来的长久相守,两人一起走过所有的晴天、阴天和雨天,不离不弃,相伴相随。

  最美的告白也不过如此——别担心,我在!

  执子之手,待到云开见月时

  在西式婚礼中,牧师会庄严地问新人:“你是否愿意娶她(嫁给他)?爱她(他)、忠诚于她(他),无论贫困、患病或者残疾,直至死亡。”我们听到的回答总是 “我愿意”。但在现实生活中,当真正面对苦难的时候,是否真的能够不离不弃,相伴相守呢?

  在王平看来,刘竹侠就是那个牢牢捍卫誓言、比父母还要亲的亲人。“她是一个非常细心的人。为了不影响到我的情绪,她自己的情绪是非常平稳的。以前还是小鸟依人的,自从我生病后就承担起一家之长的职责,变得非常独立。有时候家里的水龙头、灯泡什么的坏了都是她一个女人来做这些男人应该干的活。我觉得亏欠于她,但真的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她承受的压力其实比我大,但她不离不弃,相反把我们家的每个人都照顾的特别好。竹侠不仅能够忍让我不舒服时的无理取闹,而且对我妈也特别好。我妈每次打电话来都是和竹侠聊得比较多,弟弟、弟媳也都非常敬重他们的嫂子。我儿子每次回来都和她聊学校最近发生的事情,他们母子的相处方式就像朋友一样。世界上没有十全十美的人,但她是接近于完美的人。”

  从2004年王平患病至今已经13年了,但刘竹侠对丈夫的照顾和陪伴却从未停止过。对她来说,不管风霜雪雨,无论春夏秋冬,执子之手相伴相守,每一刻都是如此幸福。

  “照顾他的这些日子,我从来一点都没有累的想法。因为对于任何一个家庭来说,家人生病了最重要的还是关心和照顾。把病治好,身体健康了咱又是一个幸福的家庭。当然照顾他的这个过程比较漫长,难免会有些磕磕绊绊。比如他身体不舒服的时候还会发一些脾气什么的,偶尔我还会有不理解的时候。但当我看过他的那首诗《面对》之后,我就觉得平时我做的都值了,非常值。”

  如今,每天下午吃完饭,她都会陪着丈夫出去走走、透透气。“他一天都在家呆着,下午比较凉快了,就一起转转。以前都是他陪我转,现在变成了我陪他转。我只有一个想法,就是陪着他把病看好。而且医生也说了,这个病治疗效果比较好,他自己也挺放松的。等坚持把治疗做完,身体好了,也不用再受副作用的影响了,慢慢就可以恢复健康。”说起旅游,她遗憾地说:“一家人都没怎么出去转过。就有一次,利用周末去的。周五晚上坐的火车,我们带着孩子和爷爷奶奶一起去北京看了故宫、颐和园什么的。不管其他地方去不去,首都还是要让娃去看一看的。这么多年了,我俩是没有去过什么地方。王平有一次还说,等他好了就带我去海边看海。我说那好么,我还没看过海呢。”

  刘竹侠脸上的笑容像花儿一样幸福绽放,满满的憧憬和期盼。也许在不久的将来,某个滨海城市的沙滩上,两个相互依偎的身影在夕阳下的余晖中并肩面朝大海,听海水唱歌,看浪花轻舞。健康俊朗的丈夫叫王平,温柔贤惠的妻子叫竹侠。相信这一天并不会远……

  编后语:有一年情人节,王平给刘竹侠送了一大束玫瑰花。提到这件事,她特别不好意思地说:“这种浪漫的事情,我从来没有为他做过,我可能要开始弥补他了。”说完她便哈哈大笑。听到这里,不由得眼眶一热。刘竹侠并非一个不懂浪漫的人,她将自己最美好纯真的青春年华和最体贴温暖的悉心照料献给丈夫,用漫漫17年时间的陪伴为丈夫写下最长情的告白情诗。突然想起舒婷的《致橡树》——“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作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我们分担寒潮、风雷、霹雳/我们共享雾霭、流岚、虹霓/仿佛永远分离,却又终身相依/这才是伟大的爱情……”(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