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理论·文苑
秦兵马俑(外二首)
2017年02月17日 15:42
来源:

秦兵马俑

陆子

  忘了泥土色的壮阔与雄浑

  只看那腼腆似的微笑

  不敢相信这就是当年的虎狼之师

  每一个士兵,甚至连没一匹马

  都在微笑呵——

  他们把六国吞进了肚里

 

乾陵无字碑

陆子

  立一块丰碑

  却不着一字碑文

  留下的一方空白

  也许是那个女人

  给大唐,也给天下的男人

  留个面子

 

法门寺

陆子

  造三千亩庙宇

  忘了佛祖就住在心灵一隅

  种田人一边嘴上念经

  一边心上疼着土地

  释迦牟尼翘在这儿的大拇指

  永远都是骨头,舍利

 

附:诗性的日常化历史书写(节选)

干天全

  陆子的三首小诗颇具代表性。他的《秦兵马俑》写的仅仅是出土文物的局部,而让我们想象到的是“秦王扫六合,虎视何雄哉”的威风气势。诗人以高超的聚焦本领,省略了七雄争霸的惨烈战争场面,也撇下了始皇帝的雄才大略和一统天下的丰功伟绩,甚至于连宏大的兵马俑阵容也视而不见,只凸显了秦军将士脸上的自豪与胜利的微笑,让人们“不敢相信这就是当年的虎狼之师/每一个士兵,甚至连每一匹马/都在微笑呵——/他们把六国吞进了肚里。”诗里的特写镜头画面有限,但却给我们留下了壮阔和想象空间。让人们对兵马俑的象征意义有了深刻的印象和理解。他的《乾陵无字碑》为武则天的无字碑做了一个小注。“你一块丰碑/却不着一只碑文/留下的一方空白/也许是那个女人/给大唐,也给天下的男人/留个面子”。 正如鲁迅所说“武则天当皇帝,谁敢说男尊女卑”。武则天的无字碑之意,也许是一种大度,该受的屈辱受了,该权倾天下倾了,该风流的风流了,是非功过由人说去,你爱怎么评价就怎么评价。这点儿气度是西方女权主义者波伏娃望尘莫及的,就是天下包括做皇帝、做圣人、做英雄的男人们也会羡慕嫉妒恨的。但是武则天却给男人们“留了个面子”,也让男人们想想,是不是不要有太重的男权意识,也不要希望为自己树碑立传就可以留下身后名。《法门寺》这首诗虽然没有像韩愈《谏迎佛骨》那样鲜明地表达了对皇帝劳民伤财、祸国殃民行为的不满与劝诫。但也含蓄地表达了对现代愚昧的不屑。“造三千亩庙宇/忘了佛祖就住在心灵一隅/种田人一边嘴上念经/一边心上疼着土地/释迦牟尼翘在这儿的大拇指/永远都是骨头,舍利”。诗人说得对,舍利就是骨头,永远都是骨头。骨头是不会显灵的,是不知能够养活民众的三千亩土地的。小诗的寥寥数语耐人寻味,发人深思。